主页 > 十大关注 >「东西很好吃,可是都没有服务」……让我这个香港人为自己的家乡 >

「东西很好吃,可是都没有服务」……让我这个香港人为自己的家乡


2020-06-11


数月前,笔者与香港来的朋友在台北一家寿喜烧店用膳,结帐时店员问道:「今天是带香港的朋友来用餐吗?」,接着说自己刚从香港旅行回来,笔者马上回问他觉得香港的东西好吃吗?店员的回应至今也偶尔在我脑海浮现,他说:「东西很好吃,可是都没有服务啊。」

面对他的回应,再回想刚刚的晚餐,无论食物还是服务都是无可挑剔的。当下我也只能脸带抱歉惭愧用微笑带过,内心呢,却是有点委屈与不甘心,心想总要找一个机会为自己的家乡好好辩护。

刚好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香港人对台湾人友善,但不是因为你是台湾人〉,正好可以让我以香港人的身份来澄清、解释。首先该文作者描述了几个在香港遇过的不礼貌事件,也提到在香港用国语会不会被误以为是陆客,然后遭受到更恶劣的对待呢?

对于中港矛盾,箇中原因複杂,笔者在此并无意做详细解释,不过大家可以试想像:走到街上,耳听见的统统都是非母语,眼看见的都是倒模式的药局和金行,吃进去的尽是大集团式的快餐,每天都在如此的环境生活,你会有何感想呢?

话说回来,这篇文章的重点是希望撇清人们对香港人的误解。「香港人真的对人不友善吗?」、「香港的服务业都没有服务吗?」,或许可以从了解香港的生活文化及香港人的个性开始。

有去过香港旅行的人,应该多少能感受到香港的急速,不论是周遭行人走路的速度,电梯的速度,还是上菜的速度,也是非一般的快速,光是短暂的停留就能感受到那种快速,更何况是每天生活在当地,亲自参与执行「快速」的人们呢?若细心观察香港人,不难发现他们的眼里都有一团火,这团火彷彿都要在睡前的一刻才能短暂熄灭。

香港人脑海里永远都有下一站,无时无刻都在计划着下一步,不是他们不想停下来,是根本没有空闲作停顿。在香港的地铁站里,你会看到旁边飞快的人们,他们急促的脚步正告诉你,他们正赶着要去下一个目的地,挡我者死。在香港的茶餐厅里,你会遇到看似气冲冲的待应,他们带点不耐烦的脸彷佛正催促你赶快点餐、用餐、结帐,因为后面还有千千万万的客人等着他;而他自己,也可能还未用餐。

香港,就是一个如此的环境,凡事慢半拍、不徐不疾的生活态度,抱歉,不适合香港这以效率见称的城市,因为你这一刻的怠慢,影响到的可能是之后的客人,甚至是你自己。香港人就是每天生活在如此紧绷,具受压力的环境里,试问这样日复日,年复年,我们又如何要求每个香港人面对客人时都保持微笑,欣勤有礼呢?

「东西很好吃,可是都没有服务」……让我这个香港人为自己的家乡

如果你觉得上面的理由不能说服你的话,那我们可以尝试了解香港人的个性特质。我没有资格代表所有香港人喊话,但至少以我与两地人相处的经验,我可以大致总结出两地人的个性差异。

相对台湾人,香港人生性比较内敛、慢热,面对刚相识的朋友,顶多只会把他当作「hi bye friend」,碰巧在外面遇上,马上低头装作看手机的机率应该会比主动上前热情打招呼高。香港人喜欢也惊叹台湾人的热情主动,即使是与新相识的人,台湾人也彷佛能侃侃而谈。

不是香港人刻意端出冷漠的样子,这是基于我们不善于把情感毫无修饰地表达出来,在利益至上的社会里的自我保护意识。我们会先在双方交往的初期筑起重重围墙,而那些修饰和围墙将会随着彼此的了解加深而卸下。套用在服务业上,店员不是故意对客人冷漠,只是不善于或是不习惯对着素未谋面的人表达出热情活力的一面,以致让客人误以为香港的服务为甚幺会如此差劣。我认为这些都是文化差异造成的误解。

现在,对香港的生活文化及香港人的特质有过稍微的了解后,我们又尝试换个角度看看香港的服务业。香港服务业相信用「快、狠、準」这三个字就可以概括,笔者曾经用不足20分钟的时间在香港一「大排档」里完成点餐、上菜、用餐、结帐,这一亲身经历相信足以证明这一点。

另外,有亲身到香港消费过的人,应该不难发现绝大部分的店员都能在广东话、国语,英语中转换自如,香港人从小就强调三文两语的学习和运用,因此新一代人大都具备基本的三语能力,因此在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时都能应付自如,这是香港服务业引以为傲的地方。试想像,如果我用流利的广东话跟台湾夜市的老闆说我要一份鸡排的话,应该会换来老闆的傻眼吧。

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有绝对的优势,面对旁人的指责,有一些我们责无旁贷,但我们更应该做的是把对方的优点放大,香港的整洁与高效率理应可以弥补那些因为文化差异而造成的不快。

两地的人常说,香港与台湾是命运共同体,两地在文化,历史背景上有许多的交织,两地亲如邻舍,应该要彼此欣赏学习对方的优点,不要让误会阻隔了两地人的交往。当然,更实际的是交一个香港的朋友,来感受一下香港人潜在的热情与魅力吧(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