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企业分类 >由台商拱手让出的全球最大手机基地,看见台湾苹概股危机 >

由台商拱手让出的全球最大手机基地,看见台湾苹概股危机


2020-07-25


由台商拱手让出的全球最大手机基地,看见台湾苹概股危机

有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支撑,中国供应链为何也要出走,速度甚至还比台湾快?他们有机会吃下更多 iPhone 订单吗?

《商周》再度重回印度,前进一个你没听过的城市,这里,正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製造基地。

过去这一年,印度首都新德里东南方的大诺伊达(Greater Noida),异常热络,中国手机品牌 Oppo 在这里投资约新台币 99 亿元,设立新的印度总部。去年 7 月,三星更已启用造价约新台币 220 亿元的工厂,这是三星目前为止占地最大的手机工厂,号称年产量 1 亿 2,000 万支。

周遭,还有海派、光弘、MCM……这些你可能不太熟悉的中国手机组装厂,正帮着如中国二线手机品牌酷派、传音,及印度 Micromax 等品牌组装手机。

中国品牌母鸡带小鸡
Oppo、小米抢市场,供应商跟进  「如果在印度失败,就可以关门了」

如同母鸡带小鸡,中国品牌来了,下游势必得跟进。从苹果供应链的移动清单可看出,当台商的移动仍局限在组装厂时,中国下游的零组件厂已开始搬家。

单在印度,跟着组装厂而来的中国零组件厂,就有 3C 用锂电池模组厂,也是 iPhone、Oppo、小米等品牌供应商的欣旺达,第一家拿下苹果金属机壳订单的中资企业长盈精密,以及专攻声学产品如耳机线材及数据线的瀛通通讯等。

在大诺伊达之外,面板厂如京东方、华星光电也在印度碰头。根据印度中资手机企业协会祕书长杨述成统计,已有 150 家手机相关的中资企业抢进印度。

他们会来,是因为中国品牌正在强打印度市场。印度,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智慧手机市场,使用人数虽超过 4 亿 3,000 万人,但仅占该国智慧手机潜在总市场的 45% 而已,成长空间仍大。一位外资手机品牌厂负责印度的採购说,业内流传一句话:「如果你在印度失败,差不多就可以关门了。」因为在中国市场,手机品牌大势底定,除了华为、小米、Oppo 及 vivo,其余品牌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这些寻找一线生机的品牌,全都到印度来。

相较之下,太过仰赖苹果的台湾电子零组件厂,之前因为苹果一直没有表态,且 10 年前将 Android 手机引进印度的宏达电,也几乎消失于印度市场,对印度相对陌生。

值得注意的是,这群中国品牌的供应商,有一部分也是苹果的供应商,若苹果后续在印度放大产能,恐会侵蚀更多台商订单。

例如,iPhone 电池模组供应商欣旺达,跟着 Oppo 来了,但台湾的电池模组龙头新普及顺达,都不打算跟进。「印度,能去吗?效率非常低,很多供应商去了,大家心里有数,赚得到钱吗?成本是问题、工人是问题,上游电池芯运输效率也是问题,而且他们消费水準低,东西卖不贵,连带零组件的毛利会好吗?」一家苹果零件供应商董事长说。

别小看此移转效应。三星在印度,也是在当地找可灵活供货的供应商合作,「我们不希望供应商是为了三星一家公司才来印度」,一位三星採购私下说。如今,被 Oppo 和 vivo 带来印度的供应商,包括合力泰、京东方等,在印度都已打入三星手机供应链中。三星还积极探询手机用震动马达、镜头等零组件在地採购的机会。

台湾从先行者变落后
曾谈妥 80 公顷地,却没人想去  印度官员:「你们要有 guts 啊!」

其实,过去 10 年,印度与台湾关係,是在好转中。据《外交家》杂誌报导,印度与台湾关係的改善可追溯至 1995 年,当时印度总理拉奥(Narsimha Rao)与台湾展开合作,成立了「印度台北协会」;现任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任内,则促成了鸿海对印度的投资案。当然,这可能是印度对中国的制衡手段。中国的一带一路计画中,所提到的「中巴经济走廊」将经过克什米尔地区,触碰了印度的敏感神经,因为印度主张对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拥有主权。

环境对台商有利,但没意愿,局就难成。

《商周》驱车前往距德里 1 小时车程外的 Oppo 新厂区门口,对面仍是黄土一片,牛只三三两两甩着尾巴闲晃,荒芜得了无生气,但厂区门口印度脸孔的警卫荷枪实弹在站岗,警备森严,形成有趣的对照。紧邻厂区的土地上仍在大兴土木,蓝色的门框上写着「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显然这块土地未来也将造出另一个中资工厂。

这片园区,是神达前董事长、金属机壳厂华孚董事长蔡丰赐的遗憾。

几年前,同时担任电电公会印度经贸委员会主委的蔡丰赐,和大诺伊达政府谈妥一块 80 公顷的土地,回台湾找了多家台厂谈,希望大家能一起去设厂,建立如同过去在中国的产业聚落。但最后没人有意愿,当地政府在时间压力下,转而卖给 Oppo。

「你们台湾(企业)要有 guts 啊!」电脑公会国际合作执行长胡天盛转述一个印度官员对他说的话。

中国企业年资仅十几年,冲劲十足
老台商:「我动不了,不如缴关税」

台商会犹豫,一是因为还不习惯没有优惠措施的环境。一位台商供应链董事长分析,在中国,政府为吸引台商设厂,祭出土地、税负等优惠,工业区的水、电也从不需担心,但印度却完全不是。一位已在中国设厂的供应链总经理坦言,印度政府原本有一项投资返还的奖励,包括 Oppo、vivo 等投资金额大的大厂都準备了厚厚一叠证明资料申请,但,「迄今没有人拿过,地方政府都两手一摊说没钱啊!」

原因二是,大家仍对一次错误的迁徙判断,余悸犹存。2010 年在时任中国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号召下,笔电品牌厂惠普将亚太结算中心从新加坡移至重庆,鸿海、广达、英业达等 ODM 厂都随之进驻,一大票零件供应商也被逼着大规模迁徙。然而,大投资并没有迎来大成长,当年最积极跟进的机壳厂,已有两家收摊。

更关键的原因是,这群平均年资都超过 30 年的台湾零组件业,已失去当年西进时的野心,「老实说,台湾的供应链老了、兵疲了,如果真不行在中国做,也不太有兴趣再往下做了。」一位台湾电子供应链董事长叹口气说。资诚中美贸易战工作小组成员的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曾博昇,这段时间接触很多小厂,在面对供应链移动的挣扎时,最后都说:「我根本动不了,要动,还不如我去缴关税!」就死守在中国。

相较之下,中国零组件供应商平均年资十多年,他们,更像当年在全球开疆闢土的台商,冲劲十足,这是第一次出国长征。

苹果出走中国反更黏中国企业
他们一样苦于钱难赚  但除了手机,更着眼电动车机会

《商周》走入中国手机电池模组厂航天总经理王秀春的办公室,他熟练的泡着中国茶招待客人,来印度 3 年,他还是喝不惯印度茶。

他拿出手机说,一些来得早、在印度有点规模的中国手机相关企业,约有 40 多家的主管,组了一个微信群。他们常在里头讨论政府政策,要用人时,还会在群里做员工徵信。

中国厂来到印度,关係比在中国还紧密。在大诺伊达周边,除了投资额大,且製程複杂的机构件无法在印度採购外,就连晶片,都有联发科可以提供。手机代工厂印度 MCM 总经理李格观察,从主机板、充电线、电池模组到包材,约有 80% 零组件都已能落实在印度採购。「中国(零组件厂)比我们积极多了,和品牌很配合。手机供应链我们并不强,不像笔电。这几十年,中国已经建立起自己的手机供应链。」一位台商电子业大老观察。

先行者先赢,这是必然逻辑。

跟台商一样,中国厂商也遭遇很难赚钱的问题。李格分析,在这里,生产手机的成本会略高于中国国内。因为印度员工的工作效率较低,且电力不稳,在工厂内要配发电机、不断电系统等,都是成本。

然而,中国厂商看的是更大的机会。以电池厂欣旺达为例,第一个海外公司就在印度,看上的不只是手机,还有笔电与电动车市场。因为印度政府「印度製造」政策,已喊出在 2030 年,所卖的车都是电动车,还将盖锂电池超级工厂。当美国製造、印度製造、印尼製造等浪潮崛起,与其之后被阻绝于门外,不如先成为各国要在地製造时的要角。

不可否认,中国政府是这群零组件厂外移的推手,台商推测,这群企业应该有拿政府补贴,当中美贸易摩擦提升,让部分製造商快速扩大海外基地、分散风险,顺势增加区域影响力,是中国的大方向战略。

在新的战场,最后左右胜负的因素,原来,还包含大家对未来的想像格局。

有意思的是,川普开打中美贸易战,想弱化中国的影响力,但美国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之一苹果,走出中国后,合作对象却可能更集中在中国厂商。

接下来,台商该怎幺办?下一站,《商周》要重回中国最大的科技聚落:深圳,去寻求答案。那里,曾是全球最信仰集中式生产、最吃「人口红利」的聚落,而它,正经历剧烈转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