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榜知识 >一直到她动身前, 她与先生都还在冷战;而她一去,就是五年 >

一直到她动身前, 她与先生都还在冷战;而她一去,就是五年


2020-06-14


一直到她动身前, 她与先生都还在冷战;而她一去,就是五年

记得有位作家说过:决定一个人一生成败的,不是在起跑点,而是面临转折点时的选择。
我想婚姻也是,幸福与否,不在于结婚的盛况,而是在婚姻触礁时,你的处理方式。

她从小就是个天之骄女,求学过程顺遂,大学毕业后理所当然出国念了MBA,回国后进入职场,薪水比起同届毕业的大学同学硬是多了三十几K。

在她身旁的追求者络绎不绝,连别的女人殷殷期盼而不可得的浪漫求婚,也是经过男友数月的精心策划,当然,有资格向她求婚的「他」,条件自不在话下。

不需细心计算安排,她就拥有了一个像洋娃娃般的漂亮女儿。而最教人又羡又妒的,则是已婚的身分不仅没影响到她的职业生涯发展,甚至还在女儿五岁时,获得了一个外派的绝佳机会。

「只要在美国分公司待个几年,回来等着我的,就是公司内部挤破头的高阶主管位置。」

她未经过和丈夫讨论,就擅自答应了公司外派,自认存的并不是实现自我的私心,而是发挥自己擅长的远见规划。

虽然,她只是要这个家过得更幸福,却得不到丈夫的支持,一直到她动身之前,两人都是处于冷战的状态。但她不以为意,她的决定向来都是对的,等她回来,他就能理解。

成功来得比她预计的要迟一些,但瑕不掩瑜,公司承诺要给她的都做到了,牺牲了几年天伦换来的这一切还算值得。

虽然她知道,丈夫还是不认同她五年前的决定。

这几年中,每次她和女儿视讯时,叫女儿唤爸爸总唤不来,他无声的抗议漫长地持续了五年。

还好,时空的距离淡化了这些藩篱。即使偶尔短暂回国,她也因为要进公司处理公事,可以毋须正视两人间的隔阂。

这几年里,有几度,她很想好好跟他长谈,但是当时既然还没打算回国发展,自己没有什幺沟通的立基点,也就这样搁着了。

其实,她对他是带着歉疚的。

这五年来,他一个大男人只身带着女儿,总是会有些不便与尴尬,虽然住得不远的婆婆也会帮忙照应,但近两千个日子里,他就这样毫无选择地做着假性的单亲爸爸。

还好,就在女儿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当下,她终于能回到他们身边,让他们有个完整的家庭。

「公司答应我的都有做到,薪水和职位甚至比当初说的还要优渥,老总还叫我继续努力,我在公司的前途不只这样而已。对了!今天还有猎人头公司来找我,说能在外面帮我谈到更好的条件呢!」

为了庆祝一家团聚,她提议到她出国前,全家最爱去的牛排店吃顿大餐。她一边大啖最爱的纽约客牛排,一边滔滔不绝地跟丈夫分享工作上的一切。女儿则是点了店家自豪的招牌蒜味薯条,她还记得出国前,当时五岁的女儿常吵着要来这里吃薯条。

儘管她一直试图打破僵硬的气氛,叙述在美国发生的一些趣事,陪着笑脸,丈夫冷峻的脸依旧,连敷衍都不愿意,倒是女儿在一旁咯咯笑得隔壁桌客人都侧目了。也罢!她心想,五年的距离,哪有这幺简单就拉近了?又不是像煮开水,五分钟就沸腾了。

那晚,她刻意换上美国带回来的名牌睡衣,等丈夫上床时,撒娇地搂住了他。不是都这样说的吗?夫妻嘛,床头吵床尾和。他却突然翻身下床,从橱柜里拿了棉被、枕头,闷声说:「我去睡客厅。」

看样子要让他气消,恐怕不是一时半刻做得到的,反正自己现在回国了,多的是时间可以慢慢耗。她最擅长的就是解决各式各样的问题,改天上书局找几本夫妻相处之道的书看看,如何劈开他这座冰山。

他睡了一个礼拜的沙发,她也独自躺了一个礼拜的双人床。

一个星期后,搁在两人新婚时精挑细选的实木茶几上的,是一封存证信函。

婚姻应以夫妻之共同生活为目的,诚挚相爱为基础,台端擅自离弃家人于不顾,对家庭婚姻全无责任感,本人得依民法第一○五二条第二项规定请求离婚,请台端儘速与本人委託之律师协议离婚事宜。

电脑列印出的信函内容,不带任何感情,一字字地重重打在她的心上,彷彿她和他正站在家事法庭的两端,冷酷地看着对方。

从小到大理性又冷静的她,第一次心头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怎幺处理。她一个人在客厅怔怔地发呆,直到听见父女两人开门进来时的笑闹声,才回过神来。

结婚以来一直是如此,她的工作比丈夫忙碌,所以一直是由丈夫接送女儿。三岁以前,女儿由婆婆带,他每天上班前把小孩送到婆婆家,下班后再从婆婆家带回吃完晚餐的女儿。上了幼稚园,一样是这样的温馨接送情,只是因为她从来没时间煮晚餐,所以丈夫会带女儿到外面吃完饭,再四处逛逛后回家。

想来她在美国时,父女俩的生活一样是如此运作的。她心里清楚,女儿跟爸爸之间是比和自己要亲密许多,尤其是,她还离开了这个像是不需要她的家庭五年。

她忍耐到女儿睡着了,才找他摊牌。

「你这是什幺意思?」她手上拿着读了又读的存证信函,打算开始盘问丈夫。

「上面写得很清楚!你该不会去美国五年,就看不懂中文了吧。」他嘴角带着讥讽的笑容,双眼却盯着电视,看也不看她一眼。

「你要跟我离婚,为什幺?」

「亏你还是上市公司的高阶主管,法律文件应该看到不要看了吧!你五年没有履行夫妻的同居义务,依法我就是可以跟你请求离婚。」他一边说,眼睛还是继续盯着电视。

「当初我离开之前,一直想跟你沟通,是你用逃避的态度面对这件事情。我们分居是因为工作,我也是为了家里的经济,法律上都站得住脚,不要以为你矇得过我。」因为工作上的需求,谈判的书她读了不少,此时,她用的是亮出双方的立足点,但求不败。

「你去找我的律师谈吧!」他关掉电视,躺上了沙发背对着她,不再回应。

隔天是假日,她带女儿出去逛逛、走走,坐在百货商场的休憩椅上,她从侧面第一次仔细端详女儿。女儿长得像极了自己,漂亮双眸散发着自信,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她,如果知道爸妈的婚姻状况,会不会影响到她的身心发展呢?万一他们真的离婚了,女儿能接受吗?女儿要跟着谁呢?

一想到这些複杂的状况,她决定还是朝挽回婚姻的方向走,国外婚姻谘商很普遍,她上网找找,或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妈,你和爸要离婚吗?」女儿一边舔着冰淇淋,一边开口问她,语气就像在问她晚餐要去哪里吃一样自然。

倒是她惊愕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地吐出一句:「你爸说的?」

女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地说:「反正你们都不喜欢对方,离婚我没有关係。那个阿姨对我不错,你不用担心我。」

只能说,孩子突如其来的诚实,有时真的让人招架不住。只是接下来她的追问,让女儿惊觉大概是说错话了,任她怎幺套,也套不出其他的蛛丝马迹。

原来,这才是真相,他在存证信函上不可能透露的真相!

她一向精明干练,当然知道不要打草惊蛇,蒐证最重要。不过没用上,还真不知道徵信社的收费贵到令人咋舌,而且跟监了一个月,还没蒐集到上得了檯面的有利证据,她倒是先收到了法院寄来的家事起诉状及开庭通知。

「你现在的打算呢?」听完她的「案情简报」,大律师想先知道她自己的想法,才能做出分析跟提供法律意见。

「其实,我都上网研究过了,不过还是要跟律师确认一下我们离婚后的财产分配方式。我得分他多少财产?毕竟我比他会赚钱多了。」

不愧是在职场上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谈起自己的离婚诉讼没有一丝感伤,倒是懂得先把损害範围掌握清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你愿意离婚?」大律师倒是有点诧异。

「为什幺不离?婚姻并不是人生的必需品。」她抿抿嘴唇,继续说:「况且东西坏掉的时候,如果修理所费不赀,何不买一个新的?趁我现在还是篮面上的水果,机会多的是。」

哇!这倒是现代婚姻新解。

最后,她下了结论:「我认为,我离婚搞不好更快乐。」

于是,事情比我们预估的还简单得多,在第一庭的调解期日,她和丈夫毫不拖泥带水地签下了调解笔录,对于财产的分配,双方的认知落差也不大。接下来,只要一方带着调解笔录到户政事务所,就可以单独进行离婚登记了。

或许,有些婚姻在名义上还没结束时,早就实质上不存在了,只能苟延残喘地等待着有一天,觉醒的一方鼓起勇气去面对。

☉分居多久之后,可以请求离婚?
我国现行民法并无类似国外的分居制度,仅能寻求民法第一○五二条第二项的概括离婚事由,主张婚姻因有破绽难以维持,而向法院请求判决离婚。



上一篇:
下一篇: